欧槎养殖场位于非适养区

自从上周五养猪场被突然停止供水以来,已近花甲之年的林朗西越发担心自己多年的心血将被强制清拆,尽管在过去近10年时间里,林朗西的养猪场先后数次逃过被清拆的命运,得以保留至今。昨日,林朗西再度来到中堂镇环保及农业部门,希望政府若真要清拆养猪场,能够在考虑其从未领取相关补贴的情况下给予适当赔偿。中堂镇政府相关人士则认为,这一要求并不现实。

“类似强拆的说法过去8年都不时有提起,但这次政府说不给补偿,这让我们这些农户很难接受。”林朗西告诉记者,早在2005年东莞全市开展清理畜禽养殖业污染工作时,欧槎养殖场就一度被列入清拆范围,彼时,政府对被清拆的养殖场会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可在那次清理中,欧槎养殖场最终被纳入暂缓清理之列,即在不领取相关补贴的情况下可以继续经营。

林朗西是麻涌镇欧涌村人,从2001年起,林朗西等14人合股在中堂槎滘川基坑承包租下50亩村集体用地办起了养殖场,平均每年可向麻涌、高埗、虎门等周边市场供应上万头猪,是中堂辖区内养殖规模最大的养猪场。可眼下,林朗西正在为猪场是否能够维持到下一批猪出栏而担心。从今年开始,位于水乡统筹发展区的中堂镇全面启动畜禽养殖业清理工作。3月份至今,中堂镇畜禽养殖业污染清理工作领导小组先后多次来到欧槎养殖场进行政策讲解和清理督导,要求林朗西尽快关闭或者清拆养殖场,否则将采取联合行动实施强制清拆。

昨日下午,东莞中堂,欧槎养殖场,工人在给猪场内的猪冲洗。这是中堂最大规模的养殖场,即将面临清拆的命运。 苏仕日 欧迪鹏 摄

昨日下午,林朗西拿着厚厚一叠材料来到中堂镇政府,希望就养殖场强制清拆问题与相关政府部门再度进行沟通。

对于林朗西指责相关执法人员对欧槎养殖场强制停止供水,计划启动强制清拆程序的质疑,张应良声称自己对停止供水一事并不知情,并表示该镇畜禽养殖业清理领导小组正在研究欧槎养殖场的具体处理方案。

中堂镇农业办曾多年参与当地生猪禁养工作落实,谈及林朗西所提及的赔偿问题,该办公室一名李姓负责人表示,与其他养殖场在此前关闭或清拆后获得一定数额的补偿不同,欧槎养殖场获得比其他养殖场多出数年的经营时间,不可能所有的好处都沾光。在此前已经声明表示会在2009年停止生猪养殖的情况下,欧槎养殖场提出清拆补偿的要求并不现实。(记者/黄少宏 见习记者/靳延明)

在林朗西看来,欧槎养殖场属于2005年那次清理过程中遗留至今的,未经历过被强制清拆,也不像其他已关闭的养猪场领取过财政补贴。如今当地政府一刀切表示此次强制清拆不会进行任何补偿,而不是根据实际情况分类处理,这让他很难接受。

在中堂镇环保分局,该局副局长张应良向记者介绍说,中堂全镇畜禽养殖业清理工作要在8月底前完成。目前,大部分的村已基本清理完毕。从7月15日开始,该镇畜禽养殖业清理领导小组对辖区内各个非法畜禽养殖场依法进行清理,清理过程中始终坚持“以人为本”原则,先告知要求、再耐心解释政策,并给予充足的缓冲时间。但是,欧槎养殖场位于非适养区,在整个清理工作过程中,欧槎养殖场一直存在侥幸心理并持观望态度,对各级领导调研时的要求和政策解释均置之不理,甚至顶风作业、铤而走险,以猪只体重达不到出栏标准为由,故意拖延出栏时间,生猪数量“不减反增”或“只增不减”,严重拖慢中堂镇的清理进度。

2007年,第32次东莞市党政领导班子联席会议研究决定,从2009年1月1日起在全市范围内禁止养猪。属于暂缓清理的欧槎养殖场被要求在2008年底前全面完成,林朗西还在中堂镇政府的要求下写下声明,表示在2009年1月1日前停止生猪养殖。可此后禁止生猪养殖的政策风向再次发生变化,林朗西称,从2009年到此次水乡环境污染整治之前,他从未接到过任何部门要求其停止生猪养殖的通知。